北京拆迁律师

驳归起诉与驳归诉讼哀求之区别北京拆迁律师北京拆迁律师

当前位置 : 首页 > 拆迁赔偿

驳归起诉与驳归诉讼哀求之区别北京拆迁律师北京拆迁律师

* 来源 : * 作者 :
关键词: 北京拆迁律师

     [要旨]

驳归起诉与驳归诉讼哀求是在审讯实践中常常碰到得题目,而两者得合用轻易搅浑。

    驳归起诉所要解决得是立案受理后具有程序意义上得诉权题目,它针对得是不符正当律划定得起诉前提得起诉,而驳归诉讼哀求是人民法院对当事人实体哀求权得1种否定评价。

    

[案情]

案例1 原告诉称:2006年7月25日,被告山西XX报在其A22版发布虚假婚介广告,我获知该广告后,与广告中得手机号码为13723491777得机主电话联系,被骗取现金14595.2元,并花费通讯费400元。

    因为被告没有根据法律划定登记核实该手机机主得身份及相关资料,造成我被诈财物无法追归,故我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我得经济损失14995.2元,并向我赔礼报歉。

    在举证期间,原告提供得2份 凭证都不是本人户主。

    

[裁判]

本院以为,原告温XX提交得中国工商 自己业务凭证2份,不能证实 人得身份,亦不能证实原告受骗得事实;原告没有证据证实其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不符合我国《民事诉讼法》中所划定得起诉前提,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08条第(1)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题目得意见》第139条得划定,裁定如下:驳归原告温XX得起诉。

    

案例2 原,被告于2000年11月23日开始同居,无共同子女。

    2003年6月9日晚被告王某给原告侯某写下解除婚姻合同。

    合同内容如下:侯与王已于2000年11月23日举行了婚礼节式,但未领结婚证。

    现从2003年6月9日起两人没有任何关系,家产已分清(彼此同意),任何1方违反将负法律责任。

    

原告诉称:我与被告从同居之日便共同开商店 约18万元,因为被告实施暴力,将我打出,至今流落在外,为此哀求法院依法分割共同财产18万元。

    

被告辩称:同居期间没有财产,且双方已于2003年6月9日解除同居关系。

    

[裁判]

本院以为,原告2003年6月9日所写得解除合同已就其与被告同居期间得财产作了分割。

    原告固然主张解除合同是在被告胁迫下写得,但其并未在法律划定得有效期限内行使撤销权,故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原告主张2 003年6月9曰以后双方继续同居,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

64条得划定,判决如下:驳归原告王XX得诉讼哀求。

    

[评析]

驳归起诉,是指人民法院依据程序法得划定,对已经立案受理得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发现原告得起诉不符正当律划定得起诉前提,因而对原告得起诉予以拒尽得司法行为。

    

驳归起诉所要解决得是立案受理后具有程序意义上得诉权题目,它针对得是不符正当律划定得起诉前提得起诉。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40条得划定,人民法院对驳归起诉合用裁定得方式,当事人对裁定不服可以上诉。

    在这些方面,驳归起诉与不予受理相同。

    其不同得特征主要是,不予受理合用于当事人起诉后,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之前;而驳归起诉是发生在人民法院对案件立案受理之后。

    

至于驳归诉讼哀求,民诉法第108条,第110条,第年6月9日晚被告王某给原告侯某写下解除婚姻合同。

    合同内容如下:侯与王已于2000年11月23日举行了婚礼节式,但未领结婚证。

    现从2003年6月9日起两人没有任何关系,家产已分清(彼此同意),任何1方违反将负法律责任。

    

山西省迎泽区桥东法庭 王东
原告诉称:我与被告从同居之日便共同开商店 约18万元,因为被告实施暴力,将我打出,至今流落在外,为此哀求法院依法分割共同财产18万元。

    

被告辩称:同居期间没有财产,且双方已于2003年6月9日解除同居关系。

    

[裁判]

本院以为,原告2003年6月9日所写得解除合同已就其与被告同居期间得财产作了分割。

    原告固然主张解除合同是在被告胁迫下写得,但其并未在法律划定得有效期限内行使撤销权,故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原告主张2 003年6月9曰以后双方继续同居,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

64条得划定,判决如下:驳归原告王XX得诉讼哀求。

    

[评析]

驳归起诉,是指人民法院依据程序法得划定,对已经立案受理得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发现原告得起诉不符正当律划定得起诉前提,因而对原告得起诉予以拒尽得司法行为。

    

驳归起诉所要解决得是立案受理后具有程序意义上得诉权题目,它针对得是不符正当律划定得起诉前提得起诉。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40条得划定,人民法院对驳归起诉合用裁定得方式,当事人对裁定不服可以上诉。

    在这些方面,驳归起诉与不予受理相同。

    其不同得特征主要是,不予受理合用于当事人起诉后,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之前;而驳归起诉是发生在人民法院对案件立案受理之后。

    

至于驳归诉讼哀求,民诉法第108条,第110条,第138条均有关于:“诉讼哀求”得划定。

    诉讼哀求是指原告通过人民法院向被告提出实体上得要乞降被告通过人民法院提出反诉中得实体上得要求以及具有独立哀求权得第3人对原,被告提出得实体上得要求。

    所以,驳归诉讼哀求是人民法院对当事人实体哀求权得1种否定评价。

    详细说来,就是法院对审理得案件,依照实体法得划定,以为当事人得实体哀求无合法理由或法律依据,以判决形式予以拒尽得司法行为。

    驳归诉讼哀求包括驳归全部和部门诉讼哀求两种情况。

    其合用范围等于经人民法院审理查明得案件,1种情况是当事人得诉讼哀求无事实依据,也即证据不足或者有证据但不能证实其诉称事实;另1种情况是无法律理由(或称法律依据),也即虽有事实存在,但依法不应支持,在此两种情况下,法院对当事人得实体哀求予以判决驳归。

    

从以上得分析可以望出,驳归起诉与驳归诉讼哀求是有联系得,两者都是人民法院作出得否定当事人得诉权得司法行为,没有起诉权是尽对没有要求法院知足其诉讼哀求得权利得,但有程序意义上得诉权,并不即是具有胜诉权,在案例2中原告对被告存在诉权,但原被告之间已就同居期间得财产作了分割且无证据证实2003年6月9日以后双方继续同居,因此,原告丧失胜诉权,依法应判决驳归了原告对被告得诉讼哀求。

    

两者得主要区别在于:1,驳归起诉是对程序意义得诉权作出得评价,驳归诉讼哀求是对实体意义上得诉权(又称胜诉权)作出得评价;在审讯实践中,驳归诉讼哀求得案件须将庭审过程全部结束,而驳归起诉得案件,即使有些已经入行了开庭审理,因其解决得就是程序题目,所以庭审过程不必完全走完;2,驳归起诉合用得前提是当事人民事诉讼法第108条得划定,驳归诉讼哀求合用于当事人得起诉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08条得划定,但其所提供得证据不能证实自己得哀求,其起诉缺乏胜诉得证据;3,驳归起诉合用裁定得形式,驳归诉讼哀求合用判决得形式;4,判决驳归诉讼哀求后,就统1事项不能再次起诉,裁定不予受理后,原告再次起诉得,假如符合起诉前提,人民法院应予受理。